燃蠢w吃货咕噜萌

梦境

估计是最近累又磕cp,梦到了奇奇怪怪的翔润


梦里面松本润分裂成两个人,以下简称润A和润B。樱井翔还是一个樱井翔。


side A

润A的性格像刚出道那时候,可耿直,又天真又甜。然后拥有灵能,能打怪什么的。

然后梦境一转就到了挺高的楼层,5只都在里面,期间就跟敌方各种周旋,欺诈与反欺诈的感觉,具体醒来不记得了。

润A最开始认识的是二宫和也,5只是慢慢聚起来的感觉。最后在boss战的时候是天台,润A在boss战之前认识了樱井翔,在战boss的时候5只都在,会飞天的只有二宫和也(灵能者)、樱井翔(灵能者)和润A(我也不知道梦里为什么恐高的樱井翔会飞天而不是其他两个……)。相叶雅纪(人类)和大野智(人类)在地上战斗。


梦中的boss一团黑气……醒来后只记得有追逐战,然后boss进了空中的透明房里(类似防御?),门口朝下,门要往上推得那种。一进去就关起来并且在上面压重物还是什么的,润A就冲过去要打开那个门,感觉往上推又使不出很大力气,这时学霸翔来了句,你在空中脚下没有支点,你力气是用不上的,我们换一种方式吧。(梦中牛顿的存在感 依旧强烈)


具体怎么赢得不太记得了,反正印象最深的就是上面那段……


战完boss以后润A就对樱井翔说喜欢,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樱井翔说有,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我最爱的人。其中一个是你。(梦里面这声音可深沉了)


然后润A有点嫉妒?不甘?,二宫和也(依旧是个弟控)开着小尖嗓就对润A说其中一个是你嘛,挺好的。润A心里就想以后他要努力成为樱井翔的唯一。


以上从战完boss以后的剧情都在空中发生……


然后梦境一转就到了side B


润B是同一世界线的,但是他拥有润A一生的记忆,……嗯一生。所以他知道接下来都会发生什么。刚分裂的时候他就有A一生的记忆。

刚分裂出来的时候,在那栋楼里boss战很早之前,润B知道有一个对他很好的无辜人会死(因为拥有身为润A的记忆),就劝告那个人要注意,情绪挺激动的,印象那个人是的和蔼的…成功人士?,成功人士认为润B在胡闹 ,没听他的就叫保镖赶他出楼。润B很伤心,发现即使拥有记忆也不能拯救或者改变什么,然后就对世界挺漠然的。

润B的性格克己认真,没有灵能但是强大,一直在暗处战斗的那种。在分裂不久就遇到了樱井翔,不知道为什么梦境里樱井翔知道润A和润B都是松本润,樱井翔是松本润还是完整体的时候就认识他。

如果说润A和樱井翔cp感是并肩作战的热血小甜点,润B和樱井翔就是背后支柱安定玻璃渣(?)。不在明面上出现,但是默契十足。就是给人一种安定默契的氛围。


sideB的世界线梦得很少,最后就是润A和樱井翔在空中表白,润B在远处看到天上的3只,是知道发生什么的(有记忆),他就想起记忆里樱井翔说有最重要的两个人,润B知道说的是自己和润A(梦里给我感觉是这样的……),浅浅地笑了。


梦境的结束就在樱井翔的那句最重要的两个人。


-------------------------------


不知为何梦境里面全是晚上……漆黑一片。


然后楼里是那种再开酒会的灯光通明的感觉。


醒来以后第一反应是,果然樱井翔爱的是完整的松本润。


中间很多情况醒来就忘记了。就感觉梦得深沉(……)


最后,如果有太太投喂就好了QAQ

发泄一下

当酒吞来寮里的时候,是一脸懵逼的。晴明当时还是14岁(级)的小孩子,拉着面无表情的雪女各种混天混地,缠绕的龙还没那么气派,阵前的式神稀稀落落。

不该因为逃避茨木的约架而到这个非寮里来。酒吞觉得背上的葫芦又重了几分。

当14岁的晴明看到酒吞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的。成天抱着雪女的大腿摸打滚爬,没想到一个手滑抱来了鬼王。寮里穷得叮当响,没有什么好东西,最值钱的御魂都在雪女身上。晴明抱出相对较好的御魂,怯怯地递给了传说中的鬼王,酒吞看了一眼,也没什么反应,默默地戴上了。

晴明在酒吞面前装着淡定,回到雪女面前却开始了臆想。雪女姐姐,你说既然酒吞都在这里了,那茨木这个酒吞吹会很快就跟过来了吗?即使不会,那酒吞会不会领一个红叶姐姐回家?

雪女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只是望着寮里的樱花树,在手上玩着冰雪。

寮里的n级式神炸开了锅,纷纷商量要吃顿好的,把自己养肥了去养鬼王,红达摩默默看着,表示无所畏惧。

刚拉酒吞上场的时候晴明是激动的,打了两盘就萎了,对着酒吞开始了一阵谈心。鬼王大人你为什么那么脆?鬼王大人你居然需要前戏?鬼王大人你为什么被打了以后才能堆小葫芦呢你是抖m吗?

对着像背上葫芦一样突突突的晴明,酒吞佩服自己是多强大的自制力才能忍住没把身上的御魂糊晴明一脸并举起大葫芦突突几下。

随着晴明的成长,寮里也逐渐热闹起来。在晴明16岁的时候乖巧的白狼敲开了这间非寮的门。

晴明很喜欢白狼,她乖巧懂事,又很努力。对于箭术,一心一意。晴明知道她的箭术里承载着另一个阴阳师的影子,也就是因为这个影子,白狼在不断的变强。晴明在庭院里练练书法的时候,总能听到箭射到靶子上利落的声音。晴明很喜欢这个声音,蕴涵着力量,心情也变得畅快。

晴明还很喜欢白狼的出战。她礼仪周到,又不乏气势。出战前总是跪做在地上理好头发后,气势凌人地站起来拿好心爱的弓。

因为对白狼的各种喜欢,晴明第一个把她觉醒。觉醒以后的样子晴明依旧喜欢。

晴明和白狼酒吞雪女一路走下来,也召到了许多同伴。在不断变强的白狼,仍对弓道有着不灭的热忱。不断强大的酒吞,同时奶大了寮里千千万的式神,包括小草(……)。对于喜欢倚在庭院的树下饮酒这一点,从来也没有变。

现在的晴明也已经成年,他仍不知道白狼不断磨练剑术是不是还在等一个同样熟悉弓道之人,他不知道树下饮酒的酒吞是不是在等一个会跟他说,吾友啊,不要再喝了的一个人。他同样不知道雪女在庭院里面无表情地把玩着手上的冰雪是在想什么。

他只知道他好想要般若!!!!!小短裙!!!大白腿!!!!声音如蜜糖!!!!天神(wangyibaba)快给我啊啊啊!!!!